空巢老北

很早开始喜欢你

很早开始喜欢你


叶修开始玩荣耀的时候,周泽楷还在上学,那时候的周泽楷从来不碰游戏,只是耳濡目染的




叶修在一区混的风生水起的时候,周泽楷依旧在认真学习,只是经常听班里的男生一脸羨慕




后来叶修进了职业圈。第三赛季的最后一场比赛,周泽楷去看了。并不是他自愿,但是有-个叶修迷妹姐姐真的是一件很苦恼的事。




他老姐好不容易搞到两张现场票,还是前排VIP豪华连座,本来商量好了和男朋友-起去。可


个嘉世粉和一个霸图粉真的挺难相处的。无奈之下,只能生拉硬拽来了还在刷题的周泽楷。




- 杆却邪挑出血花簇簇,身影-一个接一个倒下,带着不甘和愤怒;场上只留下一叶之秋的身影,独自潇洒,独自辉煌。




“叶秋!叶秋!嘉世!嘉世!”


全场高呼着叶秋和嘉世的名字,迎接新的王朝的来临,迎接  王朝的缔造者。




t秋。古治科美的国深地


“叶秋!"一 直沉默着的周泽楷攥起拳头,猛然站起来,大喊着叶秋的名字。




周泽楷突然的激动,把他姐姐惊了一下。周泽楷比上次蝉联全市跆拳道冠军更不冷静了。




比赛之后,周泽楷连夜做了把木制的却邪模型出来,一只手掌那么长,刚好可以拿在手里把玩。做出来的却邪特别精致。




周泽楷内心OS :我什么不会呀。


后来去买礼物盒,挑了半天都没有中意的。还不是因为周泽楷他觉得没有配的上他做的却邪的礼物..准确的说,是他觉得没有配得上叶秋的礼物盒...




店里的阿姨笑语盈盈地走过来说:“小伙子送给女朋友啊?”




.... .不是.... .“周泽楷连忙否定,毕竟叶秋是个纯爷们,况且他俩连见面都没有见过。但是他脸上大片大片的绯红真的很难让人不想歪。




然而那个阿姨依旧一脸“你解释就是掩饰、掩部包重文的主性地業一HEEOVE物饰就是事实”的表情指着一堆印有“LOVE”的礼物盒对周泽楷说:“害着什么嘛,现在的年轻人啊,




最后在阿姨“我什  么都懂”的眼神中,周泽楷从货架角落里找到了-一个蓝色的礼物盒。




周泽楷把盒子交给嘉世的门卫时,就像是车站上的老母亲送别孩子,再三嘱咐。




叶修收到礼物的时候,和三连冠的奖杯-一起放在了柜子里,不准让人碰。




苏沐橙"叶修,给我看看嘛。”


叶修:“不行。”


苏沐橙"真漂亮,不知道是哪个姑娘手这么巧?'


叶修:“你别乱碰啊。”


苏沐橙:"碰都不让碰,这姑娘是有多重要啊?你是喜欢人家?哈哈哈叶修,果然!”




叶修:"哪跟廊啊?没有的事。我们都没见过面。


苏沐橙隔着柜子玻璃触摸那把却邪,发现矛刃上发现予刃上刻了"ZZK",趁着叶修去打荣耀,苏沐橙对着”ZZK“三个字母喊了声“嫂子“。




真好!家里终于要多个女生了!


周泽楷出道的时候,叶修对他好相当关注,原因在于周泽楷被称为”枪王”,叶修对这个成为充满了兴超




叶修手中拿来做战术研究的笔在指间飞转,思考了许久,最后在“轮回”两个字旁边写下"周泽槽”。坐在电脑前开始看周泽楷上场的比赛。




等等!


叶修少见的眉头一-皱,记下三个字母。


周泽楷? ! ZZK? !


叶修脸上露出一个笑,有意思,他心想。


刚刚口补空一部别的苏沐格转讨斗来看几壁


悄悄一笑,


叶修这才缓过神来,抬头恰好对上苏沐橙不怀好意的笑,顺着苏沐橙的目光看向手中的战术




果然!让沐橙和雷霆的小戴走的近是个错误的选择!叶修在内心疯狂咆哮。




“轮回的小队长长得不错。“苏沐橙在叶修复杂的眼神中笑嘻嘻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盯着苏沐橙回她自己房间后,叶修疯狂飚手速打开了浏览器看采访。




这小子,怎么跟以前嘉世对面超市卖烟那个长得这么像?老板总是喊那小子小周好像。说起来小周好像也辞职两年多了。




嘉世对轮回那场,嘉世输了。赛后回想起周泽楷看他的眼神中,除了笑眯眯还藏着其他的东西。周泽楷没有照常喊前辈”,倒是喊了声叶哥”。




这分明就是嘉世对面卖烟那小子。


再后来,叶修带着兴欣杀回联盟。这时的周


有时候叶修不忙的时候会瞟两眼老板娘或者苏沐橙看剧时插播的广告,总有不少是周泽楷的。




....长得不错。叶修暗想。


卖烟那小子,总是和叶修多聊两句,喊他“叶哥”,那时候人家刚开始玩荣耀, 叶修还跟人家笑着说:“要进联盟的话,记得来嘉世啊。”




但叶修连他的名字都没问过,只听老板经常“小周”。




不过现在看来,没去嘉世,倒是去了轮回。


第十赛季末,兴欣拿了冠军,当晚周泽楷去了叶修房间。带了个红色的小盒子还有一一盒烟。




“小周啊,找我什么事?“打比赛打到虚脱的叶修显然还没有恢复过来,声音软软的。




周泽楷把手 里的东西递到叶修手上。趁机摸了摸叶修的手。




美滋滋...


红盒子里是千机伞,伞柄上刻着“ZZK”和"YX"。那盒烟是叶修最爱抽的牌子,很便宜,但是叶修说很香。




叶修的眼神怔了一下,接过东西,说道:“不措。“随即从周泽楷带来的烟盒里抽出来一 根点上。




“前辈,你是说烟不错,还是我不错?”


周泽槽说这话的时候,两个人正靠在酒店房间的阳台栏杆上,他说话时,扭过头来看着叶修微微一笑,笑的人畜无害。叶修觉得比他身后的星空还好看,和老叶心里怎么就这么发怵呢?




他被走来的周泽槽逼得连连后退。现在的后辈都这样的吗? !场上那么强硬,场下也这么带




终于没了退路,叶修心一横,眼一睁,嘴角一翘, 露出了惯有的只属于他的嘲讽脸,却被突如其来周泽楷凑近的帅脸和周泽楷对自己发型狂




凌乱的想法犹如弹幕一般飞过脑海背景 ;


我是谁?我在哪?我干了些什么?这人是谁?为什么这么帅?




我是谁?我在哪?我干了些什么?这人是谁?为什么这么帅?




我是谁?我在哪?我干了些什么?这人是谁?为什么这么帅?




这时的周泽楷往床上一横,虽然什么都没说,但他的态度已经表明的很坚决了:老子今晚睡这不走了




“小周,不合适吧?"


“确实。


“是吧。“还有一丝希望。


“床有点小了,凑合。


“读?!我是...


“有什么不合适的?叶修的男人绝不屈服。


经过总决赛这一-天,叶修早已是力不从心,这才决定休息一晚再回去。谁知半路杀出个周泽楷。老叶只觉得又累又困,往床上一倒,倒在了周泽楷为他张开的手臂上,被接进了怀里。




周泽楷将头埋在叶修头发间,说道:“前辈,你太累了,睡0




"舒服!”周泽楷长叹- -声,笑笑。


叶修在晨光里慢慢睁开眼,还来不及适应微强的阳光,就被一只微凉的手覆上眼睛。叶修只觉得额头一重。




“什么呀?“烟嗓慵較地开腔。


“早安吻。“周泽楷离开了床,转过头来看叶修赤裸着上身面带惊讶地坐起。接着小周迅速转过


你好地主题。头去,红着脸。




我都干了些什么呀? !还有昨天晚上,我应该没有对前辈动手动脚吧?周泽楷暗想。




管他呢,好机会不要白不要。


此时叶修重头看着自己赤裸的上身,又看了看背光而立的周泽楷,总觉得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于是起身打着哈欠走进浴室洗把脸,告诉自己:这一-定是幻觉。




就算被他上了,也要假装上了他。


片刻之后,叶修緩了缓,走出来,看着周泽楷不怀好意地侧躺在床盯着他肚子上的一整块肌...赘肉,忙拿起-旁的衣服穿上。




“放心吧,前辈,什么也没做。"周泽楷笑道。


叶修嘲讽一笑以示尊敬。


周泽楷只觉得头皮发麻,,


要不是昨天比赛结束队里人拉着周泽楷去喝酒,醉倒睡了一下午后起来就拿着东西来了叶修房间。酒壮人胆,果真没错。




轮回的,干得好!周泽楷心想。


叶修说:“我要收拾东西,回兴欣。"周泽楷很识相地回了自己房间,发现轮回的人都走了。




此时轮回全员坐在飞机上打喷嚏。


江波涛:等等,我们是不是把谁漏了?


孙翔:没有啊.. 


周泽楷提着行李站在叶修门前时,叶修正拿着笔记本电脑出来,两人相互注视,眉头- -皱。




叶修:“你怎么回来了?”


周泽楷:“准备走?”


叶修:“


周泽楷:“行李呢?”


n他.由时府


周泽楷本来还想帮叶修拿行李,展示一下他的男友力。




周泽楷:"你拿个笔记本电脑用+几分钟? "


叶修:"这不打了两局荣羅吗?”


周泽楷一脸无奈。


叶修“你怎么又回来了?”


周泽楷:“队里人走了。”


周泽楷委屈巴巴。


叶修:"那你怎么办?”


周泽楷:“跟你。”


叶修:"回兴欣?”


周泽楷:"嗯,你不要我吗?前辈。'


周泽楷已经憋出了泪花。


叶修扶额:“我们兴欣可不比轮回, 我们得坐大巴回去。




周泽楷点头表示没问题。


叶修“走吧。”


周泽楷跟在叶修身后,开心地呆毛竖起。


兴欣全队在酒店大堂集合,准备退完房卡后上车。




陈果:“叶修,退卡去。”


叶修笑道:“那您呢?”


陈果一脸花痴:“当然是陪着小周周啊。”


叶修扶额。


陈果;小周周你坐哪里啊?坐我旁边吧好不好?


叶修已经挑了最后一排左边靠 圈的位置,周微笑着坐在叶修的右手边,用行动拒绝了陈果。




陈果只好尴尬的说: ..... 好吧,没事没事。“坐在了唐柔旁边。




周泽楷若无其事地躺在叶修腿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眼神戏谑去了,直盯得那人面红耳赤,那人眼光挪开了不看他,耳稍一点艳红愈发让他按捺不住。




叶修许是累了,不一-会便睡了。腿上那人盯他盯得如此紧,这样还能睡着倒也是个本事。




周泽楷赏着那人的唇,似是凉薄,又似是炙热,好看的不得了,他想感受他的凉薄.他想感受他内密执。




他抬头, 感受他的凉薄和炙热,一股淡淡的烟草


天坡转法连大西人民间化为丝丝继销情动缩线化为丝丝缕缕情动缠绕




叶修醒了,感受到唇上的滋味,看着眼前极美的眼眸,瞳孔张大,也不敢车声。直到那人的唇渐离,他欲言又止,倒像是未出嫁的小姑娘。




“前辈,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那人的眼窝深陷,眼潭里的深渊有亿万光年,不紧不慢一深一浅慢慢凿,磨得身下人内里烧痒难耐。身下的男人喘息愈发粗重,愈发紧凑,求大哥饶了他给他一个痛快。“要什么痛快,我还是个病人啊。”大哥病弱的语气说着,腰上的动作确实越凿越深,才给了个痛快。

叶修醒了,在自己呻吟的娇喘中醒了,手上是乳白色的浊液,梦里的盈盈性欲似乎还笼着他,脸上的潮红褪不下去,一想到他反而又

升上几分。

“苏沐秋,我想你了。”

什么是江湖?
摘自知乎
这儿余北  欢迎找我扩列连麦唱歌聊天约字    QQ微信请私聊找我

你在说些什么,快停下来,我只看得见你的唇渐张渐合,没有嘈杂的声音和拳拳到肉的痛击。你不管我撕心裂肺的哭泣和歇斯底里的痛叫,单意割开我的躯体,剖开我的心脏,撬开我的脑壳,灌满不知名的液体,用废料粘贴我破碎的躯体。我发出凄厉的痛哭和惨绝人寰的嘶吼,没人将我拥抱。这是一场没有声音的战争,我孤独作战。
                                                         ——网络暴力

我看见课桌被高高举起,砸向我的躯体,我看见黑板上红色的我的名字,他们贬低着,咒骂着,大笑着的丑恶嘴脸剥夺我可触的温暖,张牙舞爪着冻结这个世界。我发不出任何求助的声音,我触不到任何一丝的温暖。我的灵魂被偷换概念,我的躯壳空虚不止。当我用仅存的力气拾起粉笔,愈发张狂的罪恶将我捆绑。我用冻结的血液向世界宣问结果,这个可怜的灵魂做错了什么?
                                                         ——校园欺凌

杀戮天使(和原作无关)

       过于纯洁的天使遭同族眼红,众天使纵起恨意,迫害,追杀,尽万恶之术欲其万劫不复。剖其血体,以纯白色的翅膀铸无上之盾,无瞳的透明眼球镶嵌其上,散发着撩人的杀戮血香。折射出只属于天使的洁净外表。祭以上帝,上帝称赞着,赐天使血金熔浆。众天使温柔吟唱着纯白色的咒语,浸其血骨于血金熔浆,苍白色的面孔祥和宁静立于暗红色沸腾着的熔浆之上,浆液汩汩作声,不知吞过多少纯白的生灵,却仍旧如饥似渴。纯洁的天使连死到临头都一如往常静美。直到血肉无踪,天使笑了,笑此生无悔,赤诚善良。
        折翼天使堕入尘间,降于此污秽之地,渴望光明与希望。却遭人唾弃另眼,遭人追杀殴打,欲哭无泪,宿在街头,餐同野狗,不见天日的几年过得甚是不堪。赤瞳忽惊现于世,翻涌着血金熔浆,偷来心悦之人一根肋骨,熔进眼瞳铸白色镰刀,赐名折翼。终结仇恨之徒,杀戮正义之辈,抢夺纯洁血肉,掠走邪恶灵魂。腥风血雨,纵横天地,无恶不作。葬那心悦之人于峰顶,胸膛刺穿在最利的一块石,昼夜吟唱,祈祷心悦之人升入地狱,免受天堂恶苦。大限终到,终刻,天使笑了,狂笑人间悲苦,狂笑人间喜乐。
        鬼兵鬼将携妻子儿女夹道跪拜,冥界晚晚人高呼迎接年轻的王,举界同庆,万千凄厉声响彻冥界,高声欢呼盛世的到来。
        王座上溅满天使般纯白色的血液,王座下纵横流淌,新王的胸膛立着一把名为折翼的白色镰刀,刀柄上是曾屠尽人间的手。新王笑了,笑自己杀尽人间,却没能过自己这关,最后的还是灰飞烟灭无欲无念。也是,他要的也只不过如此。
        百年孤独。

团宠小奶狗叶修

ooc归我

叶修:我会学狗叫
孙翔:叫啊
叶修:叫啊
孙翔:汪!
孙翔把叶修扑倒在地上一阵狂舔

叶修:我会学狗叫
黄少天:不是吧你?老叶你堕落了哈哈哈哈哈哈你傻了吧,学狗叫?谁不会啊?哈哈哈哈哈哈...你是不是忘吃药了哈哈哈哈...兴欣迟早要毁在你手里啊你说是不是啊哈哈哈哈哈...哦笑死我了哈哈...你今天没带脑子吧哈哈哈...不是啊哈哈哈哈哈...哦笑死我了哈哈...你今天没带脑子吧哈哈哈...?
叶叶复述不下来,叶叶委屈,叶叶想要剑圣亲亲抱抱举高高

叶修:我会学狗叫
张佳乐:谁不会啊
叶修:谁不会啊
张佳乐:你叫啊
叶修:你叫啊
张佳乐:你倒是叫啊叶修
叶修:你倒是叫啊叶修
张佳乐:我艸艸艸艸艸叶修你个不要脸的,巴拉拉小魔仙张佳乐全身变,叶修,你别跑,你怕是不想活了
叶修:万年老二以为打得过哥吗
然而此刻叶修正在张佳乐身下欲仙欲死

叶修:我会学狗叫
韩文清:叫
叶修:叫
韩文清:叫!
叶修:叫!
韩文清:信不信我让你明天下不了床
叶修:喵呜喵呜???
韩文清:?
叶修:汪
第二天的小奶狗叶修依旧下不了床

叶修:我会学狗叫
喻文州:我喜欢你
叶修:我也喜欢你

叶修:我会学狗叫
王杰希:学一个
叶修:学一个
王杰希:叫啊
叶修:叫啊
王杰希:蓝雨破庙药丸
叶修:蓝雨破庙药丸
王杰希:轮回基佬必倒
叶修:轮回基佬必倒
王杰希:霸图整天养老
叶修:霸图整天养老
王杰希:兴欣只会作妖
叶修:兴欣只会作妖
王杰希:壮哉我大微草
叶修:壮哉我大微草
王杰希:千秋屹立不倒
叶修:千秋屹立不倒
王杰希:不错,晚上来本王寝宫
叶修感觉自己被骗了